<acronym id="eyaia"><small id="eyaia"></small></acronym>
【補】這都要讀翻譯版,你是古文白癡嗎?——《浮生六記》
閱讀點擊量:5686次

 

雙11還是沒忍住剁手,主要為了一套覬覦許久的帶孫溫全本插畫的脂評本《石頭記》,七七八八優惠折扣加一起也算便宜了點兒。接著就看到朋友轉發的此文——《連<浮生六記>都要讀翻譯版,你是古文白癡嗎?》,看來剁手買書的同好還是不少的!但這并不是重點……

《浮生六記》、蔣勛作品是個人也很喜愛的,大冰、劉同也算讀過略知一二,可《浮生六記》翻譯版是個什么鬼?誠然,以當下國人尤其青年人閱讀趨勢而論,愛讀書就不錯啦,讀紙書尤為可嘉,而肯花錢買書來讀、買的還是《浮生六記》!你還想咋樣?還啰嗦嘮叨個甚??!

可是!有些話真的是不吐不快啊啊??!好吧,咱且聽聽人一家之言——

    連《浮生六記》都要讀翻譯版,你是古文白癡嗎?

    新周刊 曹吉利 2017-11-14

    [摘要]如果這是為了方便兒童閱讀才翻譯成白話,尚且情有可原,可張公子這版《浮生六記》從精美的裝幀到文藝的推薦語,擺明了就是面向文藝青年的。

    能用語言說清楚感受,就少用表情包敷衍,能根據注釋讀下來的書,就盡量不要翻看白話版。

雙11已過,你都囤了什么書?翻翻各大購書網站的暢銷榜單,雞湯文學作品都沖在最前列。這年頭肯讀書的人不多了,喝喝雞湯也未嘗不可。而在這一長串由大冰、劉同、蔣勛著作組成的書單里,張佳瑋翻譯的《浮生六記》也赫然在列。

據出版方介紹,張佳瑋譯述文白對照版《浮生六記》的銷量早已突破了100萬冊,是所有版本中銷量最高的一版。先別急著表揚讀者對傳統文學的喜愛,可有人記得,《浮生六記》是人教版初一語文教材的課文,而用魯教版教材的學生,早在小學六年級就讀過這本書的節選了。

一本中小學入門級的古典文學作品,如今卻需要讀翻譯版本,我們的語文閱讀水平淪落到什么地步了?

如果這是為了方便兒童閱讀才翻譯成白話,尚且情有可原,可張公子這版《浮生六記》從精美的裝幀到文藝的推薦語,擺明了就是面向文藝青年的。沈復的《浮生六記》本身已經非常白話了,還要全文翻譯才能看得懂,以后是不是連《西游記》《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都需要通篇用大白話翻譯?

   請問《浮生六記》四個字該怎么譯?

《浮生六記》是清代文人沈復寫的一本自傳體散文,用回憶的筆觸講述了幾十年的人生。其中講述他與妻子蕓娘的部分尤其動人,蕓娘也被林語堂稱為“中國文學上最可愛的女人”。

張佳瑋作為近幾年聲名鵲起的青年作家,對《浮生六記》的翻譯不能說不好。但是再精美的白話文,都無法完全還原古典文字的美感,就像把莫言的《紅高粱家族》強行改編成章回體小說一樣,只會呈現出不倫不類的荒唐感。

我們不妨來將張譯版和原文做一個對照。

在原著第一卷《閨房記樂》中,沈復描寫與蕓娘分別的情形:“蕓雖時有書來,必兩問一答,中多勉勵詞,余皆浮套語,心殊怏怏。每當風生竹院,月上蕉窗,對景懷人,夢魂顛倒?!彼淖窒嘟?,化情入景,少年夫妻暫時分離的心境躍然紙上。

而到夫妻團聚時,作者又寫道:“入房,蕓起相迎,握手未通片語,而兩人魂魄恍恍然化煙成霧,覺耳中惺然一響,不知更有此身矣?!?/span>

再看張譯版,這兩處分別翻譯成了這樣:“蕓隨時時有書信寄來,總是規規矩矩,只問平安與否、道家里甚好勿念——都是些勉勵的話語,我也回寫浮談套話,心里很是怏怏。每當竹院里起風,盈窗芭蕉托起月輪的時節,對景思人,不免夢魂顛倒?!?/span>

而到團聚時:“回到自己房間,蕓站起相迎,我倆執手相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仿佛兩人的魂魄恍恍然化為煙霧,耳中豁然響了一聲,都感覺不到自己了?!?/span>

光看譯文的話沒什么好吐槽,感覺文字還挺優美,可一對比原文,就知道譯文實在太多畫蛇添足,遠遠不如原文簡潔典雅。

“風生竹院”翻譯成“竹林里起風”,“月上蕉窗”翻譯成“盈窗芭蕉托起月輪”,“入房”翻譯成“回到自己房間”,對原文的破壞,只能用大煞風景來形容了。如果要按這樣的邏輯翻譯,“對景懷人”就不能只換一字變成“對景思人”,而應該叫“對著景色思念著那個人”。

“古文”這個概念本來很籠統。新文化運動為了推廣白話文革命,硬生生豎起來“文言文”這個靶子,口誅筆伐。然而兩千多年前的諸子百家算是文言文,明清的許多散文小說也算是文言文,但稍稍讀過的人都知道,兩者的閱讀難度不可同日而語。

專業學者讀《離騷》《史記》有時也要借助批注版本,而張岱、歸有光等人的小品散文,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接近今天的白話文,接受過基礎語文教育的人都應該能通順閱讀,更何況是收錄在中小學課本里的《浮生六記》!

當然,巨大的銷量還是證明了需求的存在,翻譯《浮生六記》這件事即使張佳瑋不去做,也會有別人去做,誰和市場有仇呢?只是,對翻譯版的讀者而言,“浮生六記”四個字會不會也有點晦澀難懂?

我們可以試著翻譯一下,以后《浮生六記》再出翻譯版的話就叫《浮華社會里的六篇婚姻筆記:清朝人的家庭愛情寶典》,這樣才接地氣。

優雅的漢語,庸俗的我們

在商業化和互聯網大潮的席卷下,我們的漢語正變得越來越簡陋、粗鄙、庸俗。如果我們還因為《浮生六記》的翻譯版而擔心《西游記》的白話版堂而皇之地出現,那么下面這本《白話全本紅樓夢》應該能讓很多紅迷無語凝噎。

這本書出版于2010年,單是對于《紅樓夢》各回目的翻譯,就已經十分雷人了:第一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賈雨村風塵懷閨秀”變成了“甄士隱丟了女兒,賈雨村巧認知己”,第八回“賈寶玉奇緣識金鎖,薛寶釵巧合認通靈”變成了“薛寶釵初見玉石,林黛玉吃點小醋”。

如此媚俗的文白翻譯,下一步,是不是還要給文言文的譯文的每個字都標注拼音呢?

表情包大行其道,流行語滿天亂飛,我們越來越熱衷于用程式化的符號來抒發情感,這些情感也愈發干癟。自媒體的作者們得意洋洋地炫耀著他們吸引讀者的秘訣:句子盡可能短一點,用詞盡可能簡單一點,情緒盡可能直白一點。我們的漢語像是一碗濃湯變成了快餐店的清茶,不知道未來會不會變成超市里批量出售的礦泉水?

所謂古風文化的興起,也只是傳統詩詞一次質量不高的復活。把月華、白雪、紅梅、天涯、陌路等等古典意象打亂,進而排列組合一番,就能湊成一首當下流行的古風歌曲。如果能把英文詩作翻譯成四字排列的所謂“詩經體”,更能收獲不少“666”的贊譽。

當紅選秀歌手毛不易憑借一首《消愁》紅遍大街小巷,我們看看這段很多人都在樓下的商店里聽過的歌詞:“一杯敬朝陽,一杯敬月光,喚醒我的向往,溫柔了寒窗,于是可以不回頭地逆風飛翔,不怕心頭有雨,眼底有霜;一杯敬故鄉,一杯敬遠方,守著我的善良,催著我成長,所以南北的路從此不再漫長,靈魂不再無處安放?!?/span>

一杯一杯接一杯,句句押韻,基本還停留在上世紀汪國真老師的水平線上。作為當下流行的歌詞,它距離十年前的許巍,還差著好幾個趙雷。

重拾漢語之美,從拒絕白癡化開始

語言是文化的核心,振興傳統文化也應該從振興漢語開始。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當下很多人對于漢語的掌握是不合格的,當然這也與很多內容生產者為了迎合市場而不斷地“白癡化”文化產品有關。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出了“境界說”,認為中國古典詩詞的美感來源于境界。其實,漢語的獨特美感也來自于境界,而過度地簡單化無疑在消解這種境界。把受眾當做白癡,于是文字越通俗越好,越淺白越好。吃慣了流水線產品,久而久之受眾就失去了對真正美味的鑒賞能力。

很久以前,“奮斗”還是一個充滿詩意的詞匯,直到劉同的那本《誰的青春不迷?!烦霈F;很久以前,有一個朋友在麗江開民宿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直到大冰的那本《乖,摸摸頭》出現,這就是過于白癡化的語言對境界的消解。

小清新、文藝、流浪、歌謠都變成了可以被包裝出售的概念,它們身上凝聚的恒久的魅力也就一落千丈了。

想要重新體驗漢語的美,就要分辨出其中的境界,而這先要從拒絕白癡化開始。能用語言說清楚感受,就少用表情包敷衍,能根據注釋讀下來的書,就盡量不要翻看白話版,有時間有精力的話,就要有向更艱深也美妙的原文探索下去的勇氣。

我們總說在各類古文明中,中華文明是唯一延續而沒有中斷的。只要接受過基本的語文教育,就能流暢地讀懂千百年前古人寫下的文字,相比于很多其他文明,這簡直就是我們的一項“特權”。希望在這個寫書、買書、讀書都異常便捷的時代里,我們不要放棄了這項特權。

 

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暫無評論!
亿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