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yaia"><small id="eyaia"></small></acronym>
青春流年里最驚艷的相遇——三毛
閱讀點擊量:3240次

 

“深度閱讀”做過很多期了,但對一個人和她寫的那些至愛的書,卻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1991年后的每個1月4日,念及這個女子和那些熟稔于心的文字,都會有一種隱約的疼痛~

因為靈魂中有一塊地方,是風一樣的她活在那里……

 

初識她的文字時剛上大學不久,大陸還并不是有太多人知道她。一個閨蜜如獲至寶地告訴說:有個叫瓊瑤的寫的小說很迷人!那時候瓊瑤也沒多少人知道,臺港與海外華文作家只有極少一些文學刊物漸漸開始推介。在搜尋臺灣女作家作品的過程中,并沒有迷上瓊瑤,而是意外地有了此生文字上驚為天人的艷遇!并從此一發不可收地愛上她的人她的文……

三毛。ECHO。

一個走出雨季,從此把自己決絕地放逐在撒哈拉、在加納利、在歐美、在世界各地的奇女子。她的文字,簡潔素樸但輕靈跳脫酣暢淋漓,如同她的靈魂一樣自由、美麗,而且灑脫、率真。

開始瘋狂搜集和遍讀她的文字,在所有可見的報章雜志上,去一切能夠走得到的書店,拜托任何有出行機會的人……

一個也在自我禁錮的雨季里浸淫已久的靈魂,仿佛突然間找到了一種極為契合的類別歸屬,被引領著在隱秘的精神世界里自由恣肆地奔放和飛揚!

 

記憶中大陸最早開始出三毛集子的是中國友誼出版公司(那種作者自選命名成書的而非經他人編撰的選集),1984年版《撒哈拉的故事》和《夢里花落知多少》,后來開始出系列,《雨季不再來》《送你一匹馬》《溫柔的夜》《哭泣的駱駝》《稻草人手記》《背影》《傾城》《三毛昨日今日明日》《談心》《鬧學記》,一共13本,除了《隨想》輾轉全收。

可惜友誼出版公司并沒有堅持出全三毛的作品,這對于一個很介懷書籍版本甚至裝幀的藏者來說,無疑是極大的一個遺憾。這時候大陸的三毛熱已經如日中天,各出版社的各種三毛作品集層出不窮,挑三揀四又陸續收入《我的寶貝》和《萬水千山走遍》。直至十幾年后,哈爾濱出版社終于取得《三毛全集》(共19冊)在大陸地區的合法出版權,方才補齊《滾滾紅塵》《親愛的三毛》《我的快樂天堂》《高原的百合花》和《我的靈魂騎在紙背上》后5本。

 

不像其他的藏書常常買而未讀,三毛的文字總是會忍不住一讀再讀,甚至有許多一度爛熟于心。還喜歡在書的扉頁紙邊隨手圈圈點點地寫字,以至于那些老版本套書的冊頁,隔了近三十年的歲月時空之后看上去,不僅僅泛黃而且有點發黑,彼時隨手涂抹的字跡里隱隱地藏著已逝的青春……曾有一位老友,放著己有的三毛集子不看,專門來借讀,怪而問之得來的答案居然是:為了同時能讀到你的邊批。

曾經在很多年的歲月里,被人以不同的方式與三毛聯系在一起。其實心底里很不情愿,因為知道有很多的不像。尤其是在持續的三毛熱里,似是而非的三毛女也太多了。1989年三毛回鄉祭祖并多處參訪,大陸媒體上首次看到現實中活生生的三毛,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與心里住著的那個三毛有很大的不同。

私下里依然暗暗愛著的還是文字里那個極致的三毛,愛她字里行間的特立獨行,灑脫不羈的流浪特質;在靈魂的無限契合里,自覺看得到她鮮明的勇敢、自信和熱情,也看得到她至深的孤獨、寂寞與哀愁;更感恩紅塵宿命里不知誰的安排,讓一份從未真正熱烈綻放過的青春得與她的靈魂相遇,并跟隨她在文字的世界里浪跡天涯且歌且行,在現世的炎涼中尚存夢想擁抱陽光。

三毛說:“我心里有很多東西,在這個社會上用不著。跟一個人可以溝通的時候,我心里簡直是狂喜?!鄙钜詾槿?。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么流浪,流浪遠方……”

歸去來兮?23年前一個夜雨敲窗的晚上,奇女子三毛親手畫下了自己生命的句點,永遠去往她的遠方……當時正處在人生的一個轉折點,圍爐臥床中聽聞這個消息,似乎也并不非常意外,但還是暗自唏噓良久。

塵世中的三毛人生戲散落幕,文字中的三毛依然美麗鮮活。

一如從前繼續堅持收集一切有關她的書籍文字,她的傳記、親人回憶、世人評價甚至那些對所謂“真相”的質疑。只是無法再苛求版本。林林總總30來部新新舊舊高高低低排在書架專門的一層。第一本《撒哈拉的故事》1塊2,最新一本白落梅的《你是錦瑟我為流年:三毛的萬水千山》28塊,都視為無價的珍寶。因為謎一般夢一樣的三毛就永遠活在這些書里。

 

“或許,是因為我們自己走不出去,幸好有三毛替我們遠行。而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遠方,都有一個沙漠與草原與荷西還有橄欖樹,而三毛,提前到達?!卑讕r松說。

2009年,三毛被評為60位影響新中國的女性之一,理由是她的文章影響了一代中國人的思維。其實絕不會僅只是一代人,因為經典文字的魅力不可窮盡。

會以不同的方式向一屆又一屆青年學生和身邊的孩子們力推三毛的文字,相信無論20年30年還是若干年后,三毛的書一定依舊會是感動人們的所在。

 

“起初不經意的你 / 和少年不經世的我 / 紅塵中的情緣 /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 / 想是人世間的錯 / 或前世流轉的因果 / 終生的所有 / 也不惜換取剎那陰陽的交流……”

在《滾滾紅塵》若有若無的飄渺歌聲里,拉拉雜雜寫下以上那些字;

在也是這樣的年齡,這樣一個特別的日子里。

致永遠定格在48歲的三毛,也算是給執著無語多年的三毛情結一次淡然的釋放與交代。

 

                                     寫于2014.1.4午夜  1.9修輯 

 

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暫無評論!
亿宝彩票